鄉音鄉韻唱清音——訪市級非遺項目岳池清音傳承人呂景平

時間:2019-06-16 21:36:12 來源:廣安在線

清音由坐唱發展為站唱,配以小樂隊伴奏。

“清早太陽啊出了窩,霞光萬道照山坡。積肥的人群出村莊,手推車子咔咔咔咔咔咔咔響(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),前面唱后面合,大家齊唱積肥歌。積肥的人群哪上山坡,歌聲笑語飄過河。烏金肥料逗人愛,一車一車往下拖,(咿嘚兒喲呀得兒喲嘚兒妹子嘚兒妹子嘚兒妹子喲)(嘚兒……嘚兒妹子嘚兒妹子嘚兒妹子喲)……”

6月5日,在岳池縣文化館,我市首批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岳池清音的傳承人呂景平,以本地方言和清脆的嗓音以及靈巧的舌頭,為記者演繹了一曲經典清音曲目《積肥謠》。盡管呂景平已年過七旬,但其唱腔依舊韻味十足,尤其是那跳躍式的連續頓音唱法,將“哈哈腔”和舌尖彈音展現得淋漓盡致,余音裊裊,深入人心。

民間小調 唱成盛會主打曲目

“清音,是上個世紀川渝兩地相當流行的一種民間小調。”呂景平說,清音早期稱“唱小曲”“唱小調”,又因演唱時藝人自彈月琴或琵琶,被稱為“唱月琴”或“唱琵琶”,是四川省的傳統戲曲劇種之一。

據了解,清音的歷史淵源可以上溯至宋元明年間,源自塞北江南的雜曲、調腔和小曲、戲腔,與本土的巴渝蜀川的徒歌俚調交融衍生,才有了清音早期詞句及曲調的基本形態。到清朝末期,自長江中下游入渝進川的商船歌伎演唱小曲時調,文商官家等人打詞編曲,唱小曲、唱月琴的曲藝形式便逐漸成熟。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,清音幾乎是當時“最流行的歌曲”,成都、重慶還相繼成立了清音歌曲演唱會(或稱改進會),每逢盛會都是主打曲目。

清音用四川方言演唱,曲牌十分豐富,結構形式有單體、聯曲體和板腔體。在潤腔方面,運用風格獨特、跳躍式的連續頓音唱法,其中,“哈哈腔”和“舌尖彈音”是其突出的特點。傳統曲目有600多個,如根據小說、戲曲改編的《尼姑下山》《小喬哭夫》《斷橋》《思凡》,歌頌歷史人物的《花木蘭》《昭君出塞》,吸收各地民歌的《放風箏》《小丈夫》《金梅花》等。還有反映現實生活及革命歷史題材的新曲目,如《黃繼光》《丁佑君》《江姐上華鎣》《送公糧》《小會計》《趕花會》等。

清音傳統的演唱方式為坐唱,即擺上一或兩張八仙桌,演唱者面對聽客正面而坐,主唱者居中,琴師坐在主唱者的左右兩邊,月琴、琵琶或三弦在左邊,碗碗琴、二胡或小胡琴在右邊。主要是在茶樓、書館里演唱,另外還有沿街賣唱或到旅店客棧賣唱的。清代中期以后,四川清音賣唱的藝人很多,出現了“大街小巷唱月琴,茶樓旅店客盈門”的景象。

直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清音進入劇場,坐唱的形式逐漸被站唱所取代。演出方式改為演員自己敲擊竹節鼓打板演唱,配以小樂隊伴奏,樂器有琵琶、月琴、三弦、碗碗琴、二胡、中胡等。伴奏員兼演配角,并參與合唱幫腔。

“以前岳池很流行唱清音,老百姓都喜歡聽,我們到處去表演。”如今,呂景平已記不清楚自己演唱過多少支清音曲目,但印象深刻的有《昭君出塞》《尼姑下山》《斷橋》《放風箏》《積肥謠》《布谷鳥兒咕咕叫》《秋江》《繡荷色》等。

傾心五十載 一專多能技藝精

呂景平是土生土長的岳池人,由于長相甜美,性格開朗,加之從小喜歡表演,15歲時經老師推薦考入岳池曲藝隊,成為一名曲劇演員。

“我的母親是一名教師,很喜歡聽京劇,在她的影響下,我家幾姊妹都很熱愛文藝,不僅會唱歌,還會彈奏樂器。”呂景平說,除了母親,對她產生較大影響的還有一位。“她是我同學的母親,是岳池川劇團的演員,上小學時,我經常跟同學一起去川劇團觀看她演出,私底下我們也經常模仿她表演,她沒事就教我們一點基本功。”

加入岳池縣曲藝隊后,呂景平一面苦練基本功,一面認真觀摩老藝人演出,并系統學習戲曲表演和樂器彈奏。“那個時候年輕,不怕苦,不怕累,很好學,什么都想學。”呂景平說,她每天早上4點鐘起床吊嗓,練基本功,指法、站姿、走臺……不管是夏天還是冬天,也不管天晴下雨,每天堅持練習兩個小時。

“我學清音是在曲藝隊代炳南老師的鼓勵下開始的,她說我各方面的條件都很好,很適合唱清音。”呂景平說,清音不是想學就能學的,演員的形象、身段、唱功和表現力都要好才行。

憑借自己先天優勢和后天努力,呂景平學習清音如魚得水,比起其他人輕松許多。在學清音的“哈哈腔”和“打嘚兒”時,她沒學幾遍就會了,并且比老師唱的還悅耳動聽。

在認真學習清音演唱技能的同時,呂景平熟記了很多清音曲目的唱詞,并不厭其煩地練習演唱。“我第一次登臺是在武勝的一場演出,唱的是當時很流行的《積肥謠》,演出大獲成功,掌聲如潮。”呂景平說,她自己都沒想到反響會那么好,以至于表演結束觀眾久久不愿離去,她謝幕就謝了四次。

除了清音“學得精”,她還“多能”,川戲、曲牌、車燈、連響、三弦、琵琶樣樣精通。“藝多不壓身,那個年代學好了不僅不愁吃不愁穿,還很受歡迎。”呂景平跟隨曲藝隊走鄉入村表演,成為當地非常有名的曲藝演員,還主演了不少大幕戲劇,如在戲劇《江姐》中扮演江姐,將江姐的人物形象演繹得活靈活現,深受群眾好評,最多時一天要表演三場。

岳池曲藝隊撤銷后,呂景平被分配到縣二輕局下轄的家具廠,但她仍堅持發揮特長,加入宣傳隊,排練表演小型曲藝節目、歌舞等,將二輕局的文娛活動搞得風生水起。

以老帶新 不遺余力悉心傳承

四川清音善于抒情,兼能敘事,曲牌豐富,唱腔優美,有婉約之美,能唱出慷慨激昂之歌而不燥,譜婉轉嫵媚之曲而不俗,至今已有數百年歷史,2006年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是極富地域特點又具全國影響的重要曲藝品種。從藝50余年的呂景平,有獨特的婉約氣質,蹙眉舉手間讓人很難想象她今年已74歲。

退休后,呂景平有了更多時間鉆研和傳承清音,凡是岳池曲藝文化活動,她都積極登臺獻藝,平時經常與岳池曲藝界的老藝人聚在一起表演交流,曾多次為縣文化館舉辦的曲藝培訓班授課,不遺余力傳承清音,為岳池曲藝文化繁榮作出了貢獻。

值得欣慰的是,經過多方努力,岳池清音已經有了新一代傳承人。“羅捷年輕有為,勤奮好學,嗓音條件好,也很有悟性,是一個唱清音的好苗子。”呂景平評價道。

羅捷是岳池縣文化館的職工,2014年憑借曲藝荷葉《秋江》在第七屆巴黎中國曲藝節文化交流演出中獲得銀獎,此后她又學習了四川清音,挑起傳承清音的擔子。

事實上,羅捷沒有任何曲藝表演基礎,2010年才從某銀行考入岳池縣川劇團。然而,她憑借著一股子韌勁兒,學會了唱歌、跳舞及主持,偶爾還能在劇團演出中客串一下。2012年,岳池縣川劇團納入該縣文化館管理,羅捷也獲得了更多的演出機會,并熟識了岳池曲藝界的老藝人。

“在學習清音的過程中,我經常向呂景平老師請教,她對我的幫助很大。”羅捷說,由于她底子薄、基礎差,為了學會和學好清音,她在向本縣曲藝老藝人請教學習后,又經岳池縣文化館推薦,多次到成都參加專業培訓,并成為國家一級演員、四川清音傳承人田臨平的入門弟子。

經過多方學習和不斷努力,羅捷的清音唱功得以提升,并形成了清新秀麗、音色甜美、情真意切的演唱風格。去年,她和縣文化館的同事們專門編排了一個節目《健康岳池吟》,以四川清音與現代舞美相結合的形式,頌揚“白衣天使”,并在岳池縣舉辦的首屆中國醫師節慶祝活動演出,得到廣泛好評。

“清音腔調婉轉、優美,只有學好學精了,才能把清音更好地傳承下去。”在日常工作中,羅捷積極參與該縣“傳統文化進校園”、惠民演出等活動,以實際行動傳播和弘揚岳池清音。

羅捷還告訴記者,為參加全國原創曲藝小品展演活動,今年她們結合岳池地域特色和民俗文化,創作了一個新劇目《小姑出嫁》,目前正在積極排練。“作為新一代的清音傳承者,我想以更貼近時代、群眾更能接受的方式來演繹清音,讓更多人了解清音、了解岳池曲藝。”(廣安日報全媒體記者 楊雪蓮

編輯:熊雪華

延伸閱讀

黨媒推薦
皇冠篮球比分网